02492e98bb1259943396[1]

94年,10岁,只记得在家,以前矿上的老房子里,有个哥们在唱歌,旁边还有很多穿得很少的大姐姐。后来差不多到初中的时候才知道那就是《意大利之夏》,to be number one…….

98年,初二,看过几场。记忆最深的是决赛。法国3:0巴西,当时叛逆的我就是不喜欢巴西,希望法国搞死他,结果真的被一个半秃叔叔搞死了,凌晨3点吧,我困得不行,但是法国夺冠后我还去阳台欢呼来着,屋外对面的楼也只有一两户灯光,估计他们听见了呵呵。我还记得那个场地里的工作人员,从齐祖手中拿过大力神杯,深深地吻下去,然后就高兴的跑了。对了,决赛暖场的伊夫圣罗兰YSL时装秀不错,是人生中除了毛片以外第二次看见露点的画面,第一次是在我们那儿那个即将拆除的电影院里,泰坦尼克,和全家人一起看的 。还有我知道了Bolero,很不错,现在还常听。

02年,高二,看过一大半比赛,由于是晚上比赛,按说没有时差,可是当时我们那里的学校是要上晚自习的。简称“被自习”,所以没看全。但是窝火的两场都看了,比如西班牙,比如意大利。从那时开始怀疑公平的意义。诅咒那两个裁判和当时韩国足协主席不得好死。

06年,正赶上大学毕业,一场没落,从头看到尾。那时候刚刚离校,租住在学校不远的一个小区地下室,人生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住地下室。那时候川川和香鸽住在隔壁,看完比赛一般是5点多,正好出去吃个早点。回来睡觉,那时候没有目标,不知道能干什么,心爱的姑娘也远走了,觉得自己很没用,就这样。

10年,买了个沙发,我,准备好了,我,准备好了……

留下评论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