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儿童节,我脑子里又回想起小学时参加军乐队打大镲的场景。按现在的话讲,那时候我每年六一的档期都排得满满的 。上午军乐队在礼堂门口迎接一帮萝莉控领导之后;还要赶学校小乐队下午的通告,还乐此不疲,我的工作是上午第一个在外面叮咣叮咣的迎接领导,下午在最后一个出场的乐队做欢送领导的音乐放送,曲目相当于今天的难忘今宵这种类型。你看做个艺人在那个时候就这么累,哎。

人生苦短,及时行乐。前天刚过完25岁生日。生日吧,每年都是想默默地、偷偷的过去也就完了。可是偷偷的过并不代表岁数就不长了。偷偷过,岁数也偷偷长。人就是这么一点点在惊悚中度过一生的。按说我已经度过生命的四分之一了。这个道理应该明白,可是还是不甘心,穿衣服还是选嫩的,西装衬衫离我还是远了点。喜欢的女孩子方面和所有年青年老的老男人一样——永远20岁啊 。四分之一的过程中,大错没犯,小错无数。在学习和工作上一点遗憾也没有,不管得到没得到,都是我应得的,我自己的选择,没地儿赖去。比较大的遗憾都是耗在女同学身上,这个到此打住,否则写起来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,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。看的你都困了也写不完。只总结一点,和许三多同学说的差不多,啥叫不抛弃不放弃啊?

伴随我生日一起来的不仅仅有儿童节,还有一个重量级的贰拾年大限。在5月35号,请了解一点这方面事情的同学,穿上白衣,加入祭祀的行列,那个我从小被教育要忘记的一天。我用实际行动告诉他,我没忘,也不能忘!

听了十几年的摇滚,终于开始对重的东西头疼了。我说我最近听爵士,小木和我说:“岁数大了!”。

Technorati 标签: ,

留下评论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